9月2日 逃亡第一天
  9月2日凌晨4時19分,只帶著腳鏈的高玉倫從監舍走出,為他打開門的是看守所的管教段寶仁。在1.5米寬的走廊上,高玉倫跟在段寶仁身後,邊走邊交談些什麼,隨後回望了一下敞開門的監舍。段寶仁走在前面,不時揉眼,似乎剛睡醒。約6分鐘後,王大民和李海偉偷偷溜出監舍。據悉,延壽縣看守所的犯人經常委托獄警購買香煙、食物,獄警會從中收取一些“回扣”,雙方在交易中建立交情。時間一久,犯人若有生活上的要求,獄警一般不會拒絕。這也成為獄警會在凌晨打開監舍的某種解釋:高玉倫或許向段寶仁提出了打電話的要求。
  4時29分,高玉倫在值班室內與段寶仁交談時,乘其不備從身後緊勒住其脖子。就在段寶仁掙扎之際,王大民和李建偉衝進了值班室幫忙。幾分鐘後,段寶仁停止了呼吸。高玉倫隨後找到鑰匙,打開了腳鏈。他換上一身淺藍色長袖警襯,配深色長褲深色鞋,和同樣換了警服的王大民和李建偉走出看守所大門。
  整個越獄過程約為23分鐘,他們在看守所大門四處張望了一會,隨後大步走出,直到聽到門外哨崗的鳴槍示警後,開始迅速逃跑。
  9月3日 逃亡第二天
  高玉倫從兩米高的鐵柵欄下的空隙鑽出,逃向看守所北邊的玉米地,途中還經過村長家,之後,高玉倫則一路向西,為了掩人耳目,他儘量從玉米地走,褲腿被雨後的泥土浸濕,整個人狼狽不堪,更糟糕的是,他發現他迷路了。
  9月4日 逃亡第三天
  青川鄉倪家屯距看守所約13公里,種有大片玉米地。4日晌午,高玉倫逃到這裡,長袖警服已在逃走中丟失。
  4日下午,哈爾濱數百名荷槍實彈的武警官兵形成合圍,在倪家屯一字排開,進入拉網式搜捕。高玉倫此時在各片玉米地、灌木叢逃竄,一路聽到警方直升機在低空盤旋,喇叭不斷播放:“你已經被包圍,立刻自首是你最好的選擇。”
  9月5日 逃亡第四天
  9月5日16時,警方接到村民報警電話,稱高玉倫在延壽縣黑山村三隊出沒。
  此處距離延壽縣看守所不到4公里,與班石村僅一山之隔。
  9月6日 逃亡第五天
  9月6日,高玉倫逃進倪家屯西向的唐家屯,饑餓難耐的他潛入一家小賣部,喝了兩瓶飲料和半瓶啤酒,並順手拿走七袋月餅、兩大袋餅干、十餘瓶小瓶白酒、兩包香煙,一床薄被和一件棉襖。出人意料的是,走的時候,他在桌上留了120元。
  大批警力在接到通報後涌向唐家屯,但搜捕幾個小時後,仍一無所獲。高玉倫再次成功脫逃。
  9月7日 逃亡第六天
  9月7日,天降大雨,崎嶇的山路變得泥濘不堪,不過,這並沒難倒高玉倫,他在30歲之前就有“跑山”的經歷,經常上山採蘑菇、打獵等,對當地山形極為熟悉,甚至可以在山上待幾天都不下來。
  時值秋季,野外的果子、稻穀、玉米、土豆都成熟了,這些都成為高玉倫逃亡之路的果腹之物。
  9月8日 逃亡第七天
  中秋節,高玉倫逃到青川鄉光榮屯虎圈山上,正準備好好休息一晚,沒想到卻迎來了警方的大搜捕。哈爾濱警方當晚首次出動了特戰突擊隊——“老虎突擊隊”,警戒封控整座山。在此之前,警方曾接到村民的舉報,稱高玉倫“手持鐮刀”出現在山上。
  9月11日 逃亡第十天
  9月11日14時多,延壽縣青川鄉興隆村村委會主任王寶山接到鄉政府通知,要他在村裡苞米地一帶派人沿線防守,因為鄰村村民在放牛時發現高玉倫,及時舉報。
  苞米地有200多畝,武警一共來了5輛大卡車,5米一人沿途守在苞米地周圍。兩個小時後,高玉倫落網。
  綜合新華社、中新社、新京報、澎湃新聞、法制晚報
  (原標題:■高玉倫的逃亡之路)
創作者介紹

獨木舟

kdzusiyhtjjvf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